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游 房產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
婁底新新網 > 新聞中心 > 湖南新聞 > 正文

腳沾泥土香 戲贏滿堂彩

2019/4/19 10:06:43  來源:湖南日報網 

  res03_attpic_brief.jpg

記者:易禹琳 魯融冰 李杰

 4月16日,常德市鼎城區草坪鎮放羊坪村鄉村大舞臺上,黃士元寫的花鼓小戲《快打擂茶迎客來》《賽詩路上》,幽默風趣接地氣,把臺下的男女老少樂得前俯后仰。

4月17日,常德市鼎城區文化館里。人們講起農民劇作家黃士元的故事,淚光點點,不相信他3月1日因病離世。

他的戲讓人笑,他的好讓人哭。

一輩子為農民寫戲, 救活了常德絲弦和花鼓

與肝癌搏斗了157天,國家一級編劇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、常德市鼎城區圖書館退休干部黃士元走了,享年76歲。4月17日,在簡陋的舊居里,妻子宋秀英仿佛還看見他在書桌旁寫戲。她憐他少年生活苦,老來病痛磨。他卻笑呵呵地回答:我托農民的福,沾生活的光。一輩子為農民寫戲,享神仙福!

為誰創作?為誰立言?這對黃士元從來不是問題。黃士元出生在農村,小學畢業后在家務農,14歲自編自演曲藝節目《禁賭博》獲獎,19歲在工分本的反面寫出小戲《兩個隊長》搬上舞臺。他一邊當農民,一邊為農民寫民歌、快板、小品、小戲、大戲。1979年,他因戲寫得好,招工到城里當編劇,立下一輩子為農民寫戲,寫一輩子農民愛看的戲的宏愿。

一輩子為農民寫戲,黃士元做到了。他當電影放映員,在縣花鼓戲劇團當黨支部書記,到區圖書館當館長,退休后創辦黃士元戲劇曲藝創作工作室,直至生命最后一刻,沒有哪一天不寫戲。創作工作室學生曾強鑫清楚地記得,2018年6月,黃士元發病直至去世,他在病床的小寫字板上,用左手按住顫抖的右手寫出了《習總書記到咱洞庭來》《心中最美常德路》《猜嫁妝》等作品,留下了《哎喲灣的笑聲》《唱唱我們常德人》初稿。黃士元把寫戲稱為“轉移療法”。

“沒有他,就沒有常德絲弦的今天。”常德絲弦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朱曉玲回憶說,常德絲弦在上世紀70年代唱紅大江南北,80年代銷聲匿跡,直至1989年黃士元創作了《洞房悄悄話》,才讓常德絲弦重出江湖,帶火了劇團。常德絲弦30多次進京,90%是他的作品。幾年前,常德絲弦又差點因為“歌舞化”的瓶頸而走不下去,又是黃士元鼓勵她,指出不足。現在經過兩年的青年演員培訓班補器樂,常德絲弦再次生機勃勃。另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常德花鼓戲也因黃士元創作的《嘻隊長》演進了中南海而成功復活。

常德眾多的民間劇團也因黃士元寫的戲而旺盛生長。草坪演藝集團團長楊英1987年就成立了民間藝術團,走過唱歌、管樂、跟電視臺學小品的路,直到演了黃士元寫的漁鼓、地花鼓、雙棒鼓,才真正贏得了觀眾,現在省內外一年演出1000多場。

寫農民愛看的戲,演到了中南海和聯合國

“農民追著看他放的幻燈片!”黃士元當電影放映員時,把自己創作的戲做成幻燈片,在放電影前放給農民看,帥澤鵬是“粉絲”之一。他至今還記得“風梳頭,雨洗臉,麻風細雨是好天,晴天一天當兩天”這幾句。鼎城區十美堂鎮文聯主席楊鵬對黃士元寫的戲百看不厭,他說黃士元的戲“煞癮”。

寫一輩子農民愛看的戲,黃士元也做到了。1985年,他看到農村“田分破,地扯索,黃牛角水牛角各顧各”,寫出了常德花鼓戲《嘻隊長》,贊揚互助互愛,半年巡演120場,1986年7月演到了首都人民劇院和中南海懷仁堂。1994年,他呼吁農村女性婚姻自主的《山里哥哥山里妹》和2000年抨擊拜金主義的《旋轉的鈔票》,好評如潮,兩部戲均晉京演出。2016年1月,他寫的常德絲弦《生在瀟湘多自豪》在聯合國總部唱響。

黃士元寫的戲,《天堂美不過十美堂》《親親常德待客來》贊美家鄉,農民倍感親切;《待掛的金匾》《枕頭風》揭露官場腐敗,吹廉政新風,《蘇大姐做壽》《祭雞》諷刺吃喝風人情風,道出了農民的心聲;《未辦完的生日宴》《特殊的錄音帶》《鄉嫂罵夫》歌頌身邊好人好事,農民需要正能量。

寫戲62年,黃士元沒有寫過一部低俗的戲。鼎城區文旅廣體局副局長金麗華記得,上世紀90年代初,黃泥街書商高價要他寫艷情俠客,歌廳老板開價上百萬元請他寫段子,都被他拒絕了,盡管生活困難,但他說“餓死也不能去毒害群眾”。2008年,一家電視臺錄常德絲弦節目,想請他寫幾段調侃的詞,也碰了釘子,“莫誤導青少年”。

10部戲曲專著,1000余部作品上演,黃士元詮釋了一個文藝工作者“謳歌新時代,回答時代課題,為時代立傳,為時代明德”的使命。

從生活里蹦出來的戲,接通“天線”和“地線”

在黃士元戲劇曲藝創作工作室里,獎狀和獎碑擺滿了柜子,黃士元獲飛天獎、曹禺戲劇獎、牡丹亭獎、田漢戲劇獎、“五個一”工程獎等各項國家級大獎達49個。有趣的是,在常德,他成功的秘訣盡人皆知。

原鼎城區委宣傳部副部長、文聯主席王政揭秘,現在很多作者好像只有遠離政治才能寫出好作品,但黃士元經常來文聯辦公室,要我幫他找區委會議文件,還經常去隔壁宣傳部找學習資料。原鼎城區文化局局長、現黃士元戲劇曲藝創作工作室辦公室主任周望德證實,工作室業務學習,第一項就是學中央文件,學習總書記重要講話,學《光明日報》《湖南日報》等,黃士元說“要接通天線”。

不僅接通“天線”,還要插穩“地線”。帥澤鵬知道黃士元在農村時,門前搭起涼棚引客,田里和農民聊天,小本子記下鄉土語言。朱曉玲曉得他進了城,從不讓農民朋友脫鞋進屋。鼎城區花鼓戲保護中心主任章宏評點黃士元創作有“三度”:廣度、深度、溫度。黃士元傳授過病友歐進“五鏡創作法”:用顯微鏡發現生活的變化;用透視鏡看本質;用反光鏡把握時代的脈搏;用望遠鏡高遠立意;用哈哈鏡讓群眾在笑聲中反思。

黃士元的創作素材從來不“空倉”,均是他“交四方朋友,干五花八門,勤走村串戶,趕婚喪喜慶,幫群眾分憂”得來的。為什么 “嘻隊長”“錢一萬”等人物如此鮮活?他回答:“他們都是生活中蹦出來的。”他給學員們講課,不厭其煩地講,“好作品是板車拖出來,扁擔壓出來,平凡生活里來,金獎銀獎不如老百姓的夸獎。”

他的戲還在寫和唱 ,留下根和魂

3月23日,鼎城區十美堂鎮舉行第六屆油菜花節。黃士元病中創作的常德花鼓《花大嫂趕節》贏得滿堂彩。他走了,他的戲還在唱。

4月16日,鼎城區草坪鎮放羊坪村黨總支書記蔣冬華給記者看他寫的《又唱新事多》,是黃士元《新事多》的續寫;4月17日,學生曾強鑫接手黃士元未完成的遺作《哎喲灣的笑聲》。他走了,他的戲還在寫。

早在多年前,黃士元就著手培養戲劇創作人才。2011年,黃士元倡議每年春天舉辦 “曲藝培訓班”,至今舉辦了八屆,把鼎城區的文學愛好者都吸引來搞戲劇創作。2017年,政府投入50萬元成立黃士元戲劇曲藝創作工作室,黃士元拉來了退休的周望德:工作室要出人出作品!為了推新人,黃士元即使付出很多心血的作品,也從不署名。為了擠出點錢讓成員搞創作,他出門總是擠公交,出差交通食宿省了又省。

也許意識到自己時間不多了,黃士元在病房里為周建國召開了劇本討論會,再次雕琢周磊已修改了20多次的《紅錦旗綠錦旗》,農歷正月初一和曾強鑫討論修改劇本,農歷正月初七就問朱曉玲一季度工作計劃,他甚至在病房里還發展了一個病友寫劇本。

黃士元走了,但他似乎沒有走。74歲的常德花鼓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楊建娥,是與他合作60年的導演,被他的精神感染,腳步匆匆,想排出更多好戲給老百姓看。青年演員吳蘭,演著黃士元寫的戲成長,走進聯合國總部,要把他的寶貴精神傳承下去,不辜負他的期待,把更多的好作品呈現給觀眾。

黃士元走了,他培的根還在,他鑄的魂永留。


標簽: [ 編輯:張麗華]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婁底日報、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婁底新新網發布,凡注明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轉載務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婁底新新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相關閱讀

新聞頭條

熱點推薦

熱點圖片

体彩7位数